蟒·国胖第一苏

爱🐍🐍

【秦门无差】一条贯穿全文的蟒「中」

三尺锦:





后来蟒越长越大,二哈属性日益凸显,犬族的几个长老甚至还来看过,怀疑是私生子。吃瓜群众们说,从颜值上讲,秦天官应不会和蟒有什么纠缠。


蟒愤怒的吃了一百个鸡蛋。




关于蟒的身世众说纷云。人言可畏,三人成虎,蟒决定找到秦天官一问究竟。


秦天官慈爱的说: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蟒大喊:我不依!


秦天官慈爱的说:蟒啊,你知道你ooc了吗?不要任性,你还小,上次你因为好奇任性犯的错误你都忘了吗?你看龙,从来不闹别扭。


蟒震惊了:秦老师你为了搪塞我,连我师兄不别扭这种话都敢说的吗?


秦天官慈爱的说:你师兄刚跟我结束四十九天的冷战,你就不要再为难师父了好吗?


蟒转了转他绿豆大的眼睛:听说前几天你把龙师兄小时候胖胖的照片拿给小远小胖他们看?


秦天官瞪大了眼睛:这个嘛!龙毕竟是我养大的孩子!看一看照片不算什么的!龙小的时候,不叫胖,那是可爱……


蟒说: 听说你还告诉他们龙师兄以前有个外号叫小肥龙?


秦天官拿出雪白的小手绢擦了擦额角的汗:……这个嘛!这种事……啊!对了!你问我你的身世是吧,这个话啊就长了,来,咱们坐下慢慢说……




话说当年啊,龙还是肥龙,不对……龙还是小龙的时候,一日在青溪山独自一人渡天劫,结果恰逢天数异变,龙为了保气象免灾祸,竟未入青溪山内,被天劫击中,危在旦夕。


好在元气未损,龙珠仍在,只是需用年岁族群相仿者的精气不断供养调理,寻觅多时,恰巧遇见了幼蟒。


秦天官:所以我就留下了你,一是欣赏你的悟性,愿你成材,二来也为你龙师兄着想,给他当个……


蟒:童养媳!


秦天官:储备粮……


蟒怅然若失,他哽咽:我懂了,原来如此,一切的一切我都明白了。这些年的情爱与时光,终究是错付了!现在这样一个破碎的我,该如何拯救我更加破碎的心……


秦天官:不是劝你少看女孩儿们看的电视剧……你干什么去?


蟒:我要去告诉我师兄你对别人说他是条肥龙!




龙是条好龙,不世出的好龙,长长的须子,尖尖的牙齿,鳞片金光灿灿,爪子锋利无比,就连尾巴,都是举世无双的好尾巴。


蟒说:师兄,老秦说你拿我来补精气!


龙答:是啊!要不我干嘛总和你一个被窝睡觉?


蟒又说:师兄!老秦说原来我是你的储备粮!


龙又答:是啊!要不我干嘛把好吃的都给你?


蟒问:那你最后怎么没吃了我?


龙认真的说:因为一开始你比我身量小,可后来你越长越胖,比我还长,叫我怎么吞啊。


蟒默默无言。


龙又说:开玩笑的啦!长可以切一切嘛,其实是因为我是东北来的龙,我们那不兴吃蛇的,倒是可以问问小远……


蟒:……我想回到树上,那才是我的归宿,让泪水肆意流淌!随风飘散!




龙带着鸡蛋去看他。


龙说:你还不下来啊?


蟒说:我是很想下来的,上面又冷又无聊。但是就这样下来,我感觉自己很没面子呀!


蟒又说:师兄啊,你求求我下来呗,我也不想待在这了,你快求一求我嘛,我简单推辞两下就下来。


龙缓缓的摇了摇头。


蟒不高兴了:你怎么能这样的!亏你这么多年还一直吸我的精气!


龙说:不是我不帮你啊!只是今天晚上秦老师说要带我们去西南天霖山看陨星幻象表演,看完还有宴会,吃的都是新月的光华,初日的朝晖,你要去了,我又得把好吃的都分给你。


蟒震惊了:你就这个样子对我?!你朝夕相处的亲师弟?


龙笑:储备粮哪儿那么多要求呢?


蟒的心都碎了。




半夜龙感觉一个冰冰凉的棍子钻进了他的洞穴。龙慢慢拿身体卷住了他。


龙说:你下来啦?


蟒很生气:哼!


龙有很多傻乎乎的布玩偶,他分给蟒一个奥特曼让他卷着睡觉。


过了一会蟒没忍住,他问:龙,你都是怎么吸我的精气的呀,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呀?


龙哈哈的笑,笑声在洞里回荡了好几圈,又落回到蟒的耳朵里。


蟒缠住他的脖子威胁他:老实交待啊!


龙笑:都二十一世纪了,哪儿还有什么天劫呀,你自己渡过吗?秦老师骗你的啦。


蟒一下子泄了气:也是……真无聊啊,我还以为你会趁我睡着了做酱酱酿酿的事呢。


龙嘻嘻的笑了:其实以龙的审美来看,你光秃秃的,又没角,又没毛,还真的挺丑的。


蟒咽住了,他有点生气,又有点难过。他伸出尖牙,咬了咬龙的角,留下两个淡淡的小牙印。


过了一会他问:那我到底怎么来的呀?


龙已经快睡着了,声音粘粘乎乎的:有一年秦老师摔了腿,他去买了根拐杖,用了一冬天,开春了,腿好了,发现拐杖是你冬眠冻僵了。


蟒:……这也太凄惨了……


龙:是的呀,秦老师失落了好久呢,二百金买的拐杖,说不能用就不能用了,秦老师心疼的呀。


蟒:……我的心也好痛!!




tbc.


刚反应过来🐍🐍🤓🤓四个表情都是指的小蛇蛇。师兄真是把我们把我们推入坑底,又添了点土🌚👍

【龙蟒】【推个设定】大西北au之秦老板的两个崽

仍然金枪闪亮亮小霸王:

秦老板也并不是生下来就是秦老板,他也是从秦小哥秦货郎秦掌柜一点一点爬上来的。


两任妻子都因过度操劳而留下还不懂事的儿子就撒手人寰,这更刺激了他要出人头地的信念。


然而两个孩子却早早地过上了丧父丧母的悲惨生活。


马龙蹲在河边的大石头上用力搓洗着自己和弟弟的衣服,冬天的河水冰得刺骨,冻得他的手又红又肿。


许昕还太小,小短手连菜都不能洗。他被马龙用厚实的衣服包得严严实实,一伸手就重心不稳容易摔进河里。


马龙洗干净一件衣服,许昕拍手,“哥哥厉害!”


马龙把烂的菜叶子择掉,许昕惊呼,“叶子飞飞!”


每当这个时候,马龙就会被弟弟感动得热泪盈眶,更加奋力地搓衣服洗菜。


许昕看他总是不和自己说话,就去扒拉菜篮子,扒拉出来什么都往嘴里塞用力啃。


所以马龙每次出去洗菜带出去一篮子,带回去就只剩半篮子了。

做理智球迷

针对最近不少“许昕粉”lof或者微博“吐槽”许昕和林高远比赛:在赢得面很大却被反超。部分球迷以一种有种恨铁不成钢,亲妈操碎了心的心态。
请你们看看吴爸爸最新回答网友提问。
大家都说他这点有问题的话,运动员再阳光乐观也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你们的“发泄”,你们的“担忧”,可能就会被他看到。
球迷太希望他赢了,他更希望能赢啊。别轻易否决许昕为他的反手,他的心态问题做的努力。只求大家别再给他增加多余的心理负担。
吴爸爸相信许昕,希望许昕有更大的发展,球迷们不也应该这样么?
体育就是有输有赢,理智客观评价。别加太多心里戏,丧的不要不要的🙄

感谢给我看答案的妹子。许昕打的好打的坏,都支持他,没理由,就是专一的喜欢。希望球迷带给他更多正能量,而不是责怪。

张继科招亲 七

朱佟屿:

张继科招亲   七


大清早,山寨里的这群小伙子绕山跑了一圈,顺便和其他寨子出个操,练个兵,更打算看看能不能搞个对象,然后被追着跑回来。
今天发现问题的是刘燚。他一边跑,一边和林高远八卦。
“林妹妹,你不觉得今天咱哥有点反常吗?”
林高远是除了小胖的第二小,头发总也是梳不好,经常半路散着。“你才妹妹,你们全家都是妹妹。”
尚坤跟过来。“说什么呢?还不快点,咱哥都跑远了。”
“坤哥,我觉得咱哥不对。”刘燚跳起来躲开一块石头。“今天特消停,没见他去招惹清水派的姑奶奶们,也没在横山派跟前秀肌肉去。”
尚坤眨了眨眼睛。“还真是……”
“我看到咱哥还笑着跑呢。”林高远边跑,还顺手摘了个小树枝比划着。“以前都是被追着跑,没见他多高兴。”
周雨这种排头兵,也放慢速度,加入了八卦组。“你们说什么呢?”
“雨哥,我们觉得咱哥有点问题,今天状态特消停,但是又特欢脱。”刘燚赶紧汇报。
周雨皱了皱眉毛。“确实是不对,今天到现在了,也没几个帮派追上来打。”
“这大概是被文化熏陶了吧。”一直跟在一边的小胖突然开口。“昨天许心表扬他来的。也表扬我了。”
周雨想了想,赶紧加快脚步,去追张继科了。
“雨哥这是怎么了?”林高远看着他跑的飞快。
“大概去捍卫博哥的尊严了吧……”


周雨确实是好军师,也是好兄弟。
“哥!”他在山寨门口把张继科给追上。“你今天这状态,是有啥喜事吗?”
张继科赶紧抹了抹脸。“没有……”
“你甭蒙人!”周雨盯着他看。“笑得褶子都出来了。”
张继科赶紧看了看其他人都没追上来,赶紧一拉周雨跑到一边。“我昨晚上做了一个梦。”
周雨眨了眨眼睛。“做了什么梦?”
“我梦到,一群坤泽围着我,那个香啊……”张继科害羞的一捂脸。“居然里面还有烤鸭味儿的。”
“那是你吃多了……”周雨擦了擦汗。“这要是有哪个坤泽是烤鸭味儿的,这辈子都甭想找人家了。”
“我就是梦里有这么个味道嘛。”张继科赶紧摆手。“然后我就想,都这么好闻,哪个才是我的坤泽呢?一大群啊。”
“不会是那个烤鸭味儿的吧……”周雨想想都恶寒。
“当然不是。”张继科陶醉的一摆手。“我梦里就想,这得看我对谁有反应了。”
“禽兽……”
“你还听不听……”张继科白他一眼。“我就挨个的闻,突然觉得有一股味儿,特好闻,我一下激动了,那气味钻的我心里都是软的。”
周雨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皱着眉头看着张继科。
“我赶紧追着那气味找,结果就跑到咱们寨子门口来,许心穿着件薄薄的衣服,露着腿……”
“你闭嘴!”周雨一把给他捂住。“哥,想想方博,方博!”
“我……忍不住……”张继科捂着脸害羞样。“我一见他那样,自己就不行了……”
“我的哥啊!中庸,那是中庸,不会有香味的……”周雨使劲的摇晃他。“你一定要冷静。”
“冷静不了……”张继科想着那个样子,鼻血都下来了。“我梦到和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来的……”
“哥!”周雨吓得赶紧拉着他跑回寨子,扯了点棉花。“先堵上。”
“我喜欢许心。”张继科仰着头,塞着棉花。“我做梦都梦到他,现在我看谁都觉得没他好看。”
“哥,他是个中庸。”周雨叹了口,给他掰开揉碎的讲。“乾元找个坤泽是天经地义的,找中庸不是不行,但是不能有孩子啊。”
张继科仰着脑袋,周雨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觉得他心情一下就消沉了。
“小雨。”半晌,张继科低下头,终于说话了。“我其实也想过,也有乾元娶了中庸的,但是很少能过到老。确实是只要有坤泽,乾元真忍不住。但是我可以一辈子不见坤泽啊,我可以带着他住到山顶去,就是当初庄师祖闭关的地方……”
“张继科!”周雨拉住他。“你不能这样,人家许心乐意不乐意呢?还有方博!他们本来可以是一段好姻缘的,可以儿女成群的。”
张继科愣了一下。“他们不是还没成亲嘛。”
“是没有,但是方博把玉佩都给了许心了啊。”周雨拉着张继科的手。“你横刀夺爱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雨。”张继科觉得心里挣扎的不行。“我现在能忍住,但是我怕过一段时间,我就真忍不住了。我想见方博,我得跟他谈谈。”
周雨谨慎的看着他。“你想杀人灭口啊?他可是你师弟,亲的那种。”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他和许心订下来没……”张继科愁眉苦脸的。“要是订下来了,我就走,让他俩成亲。”
“你走哪儿去!”周雨看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说你自己美了半天,又伤心了半天。一点儿人家许心的意思都没摸到。人家能看上你吗?”
张继科皱眉想了想。“也是啊。”
“对啊。”周雨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抽空咱让方博上山一趟,你……这段时间,要不离许心远点?”
张继科委屈的点了点头。“我怕我忍不住会去找他。”
“忍住。”周雨一摊手。“除非许心找你,你都躲他远点。”


许昕现在面临了上山以来的最大问题。
就是之前他觉得不叫事儿的洗澡问题。
毕竟他认为方博很快会上山来,到时候他再去洗澡就可以了,毕竟现在天气不冷不热的,没那么多的汗出,自己注意点儿还是看起来不错的。
问题出在了烤鸭身上,没错,就是昨晚那顿抢劫来的烤鸭。
架不住这鸭子油真是有味道啊。许昕一晚上给自己左擦擦右抹抹的。
几天没洗澡的味道混合着烤鸭子的味儿,真叫一个销魂。
打开自己的箱子看了看,衣服是新的,内外都是新衣服,但是自己这肉可是一股鸭油味儿,这换上新衣服也是没辙的。
要不?就脏着?许昕皱着眉头想。
小胖正好敲门。“许心,许心。”
“你这小子,没大没小的。”许昕回头把门打开。“叫许哥哥。或者昕哥哥。”
“那还是许哥哥吧,哥哥不分新旧……”小胖认真的看着他。
许昕撇了撇嘴。“怎么?你晨练结束啦?来找我写字?”
“恩!”小胖认真的点头。“我要考状元去!所以许哥哥你快教教我。”
许昕摸了摸他的头顶笑了。“好啊,你有这个心,哥哥就好好的教你。”
突然小胖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怎么还是一股鸭子味儿?”
许昕觉得老脸一红,知道这是自己身上的味道。“这,大概……”
小胖抬起头来。“我昨天没去后山洗澡,吃太多就睡了,许哥哥,今晚咱们一起去吧。”
许昕心里现在千军万马奔腾在草原上,一位将军高喊。“去洗澡,不洗澡的都该杀,身为读书人,还是大少爷,不洗澡这种有失风度的事情怎么能发生?”
对面一支部队精兵强将的对上。“洗澡就要摘香囊了,你让人家都知道自己是个坤泽吗?还一起去洗!”
双方一言不合,厮杀起来。
小胖看着许昕神色复杂的不行。“许哥哥,没事的,我们山寨洗澡的地方可高级了,一人一个水槽的,特干净。我的那个给你用,要是我继科哥哥先洗了,就用他的,他的干净,每次他都刷。”
支持洗澡的将军终于一刀砍下对方的旗子。
“好,那晚上,小胖你带我去洗洗吧。”


张继科蹲在房顶上,听着下面小胖约许昕去洗澡,还惦记上了自己的那个水槽,觉得鼻子有点热,伸手一摸,滴鼻血了。
周雨让自己离许昕远点,他是答应要做到的,所以只要许昕不看到自己就行。
一块石头冲着他就飞过来。
“你这叫躲着人家?”周雨咬牙切齿的从后面蹿上来。
“他看不见我,连小胖都没发现……”张继科不情愿的解释。
“你这叫偷窥!偷窥!”周雨气的一拉他,跳回了地上。“躲着不见,不是人家看不见你,是你也别见人家。”
“我没见……”张继科辩解。“我就是听听……”
周雨捂着脑袋蹲地上。“哥,咱别闹了啊。我可没功夫一天盯着你。”
“好吧。”张继科撇了撇嘴。“那我去山顶练功去。”
“甭想。”周雨一把拽住他。“今天该你去巡山了。想着,不许去清水派门口找事儿。”
张继科不情不愿的点点头。“那,晚上我回来,你让我看一眼许心呗。”
周雨觉得自己跟拆散了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似的。“成吧成吧,哥你快去吧。”


张继科巡山一向都是自己去的,一是他总也要找其他门派坤泽的麻烦,二是找了麻烦他自己跑的快,别人没他那功夫,会被抓。
所以他这次说是去巡山,真是特别速度的绕着山跑了一圈就偷摸跑去了他们洗澡的地方,把自己洗澡的水槽又给刷了一遍。
然后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师傅们估计是太有先见之明了,这地方真是挑的好,上有山泉下泄,周围灌木青青,偷窥的地方是一点儿都没有,就饮水渠的地方有个过水的小房子,那是烧热水用的。
躲这里也太显眼了。
张继科纠结着,开始四处的找地方。
真是从头到尾的都没给机会,只有自己水槽的侧面高处,是块山石凹陷。
张继科想了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当傍晚小胖拉着许昕过来的时候,许昕真被震惊了。
远山如眉黛,云蒸霞蔚的。
这是山上的一块空地,修整的非常平滑,依山就势的做了一些石水槽,每个都有山泉连接着。一边就是烧热水的小屋,给冬天预备的。
“你们山寨,真是大手笔啊。”许昕目瞪口呆的。
“对啊!”小胖开心的展示着。“我们山寨是清风山最老牌的山寨啦,特厉害的。”
许昕点点头,这洗澡可舒坦多了,不用去河里,也不用担心别人瞧着了。
“胖,那个,我用哪个?”许昕仔细的看了看,最靠近山泉边上的那个真是最干净,石头都快给擦成白玉了。
“就我哥的吧!”小胖指着许昕盯着的那个。“他最爱干净,每次都擦的。”
许昕瞧了瞧和小胖水槽的距离,够远,自己正好在下风口。这边除了山壁和灌木也没什么了,既然过了潮期,自己的气味是传不到上风口的。“好,咱们趁着还暖和,赶紧洗吧。”
“许哥哥,你要是觉得冷,我可以给你抱柴火烧热水的。”小胖诚恳的一指小水房。“我雨哥最怕冷,他每次都是要烧的,一会儿他就来。”
许昕赶紧摆手。“不用,你许哥哥不怕冷,赶紧洗吧。”
张继科躲在山壁上的凹陷里,看着许昕白花花的身子泡进了自己的水槽,又白又嫩的大长腿还翘起来。
一股热流终于争气的没有往鼻子上走,而是实在的奔着下边就去了。
真香啊……张继科陶醉的看着许昕,眼睛不自觉的变得漆黑,眼白也慢慢弥漫了血丝。
猛地,他突然发觉了不对,这是坤泽的味道。
张继科赶紧去看小胖,小家伙全然没事的正洗着,仿佛没感觉。
对,小胖的位置在上风口,张继科脑子冷静下来,使劲的吸吸鼻子,小胖那单纯的檀木气味也掺在风里。
但是最明显,最甜美的气味,是许昕的!许昕在自己的上风口。
坤泽!他是坤泽!
张继科颤抖着抱紧了自己的腿,感觉自己的小兄弟毫不客气的起立,脑子里也都是烟花在绽放着。
忍住,一定要忍住。


周雨抱着自己的盆,和小胖许昕走了个对面。“洗澡去啦?”
“对。”许昕开心的一挑大拇指。“你们这天然浴室修建的真好啊!”
“那是当然,我们几个的师傅,都是爱干净的不行。”周雨可得意了。“山寨吃住怎么样他们都懒得管,就这洗澡的事儿,他们都要求的严格着呢。”
许昕佩服的不行,还想再夸两句,却打了一个喷嚏。
“许心,你没用热水吗?”周雨看了一眼小胖。“你许哥哥不是习武之人,你也不帮着他点。”
许昕赶紧摆手。“我没让小胖给弄,一个大男人的,没事。”
小胖怕挨说,赶紧推着许昕。“天晚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俩人飞也似的下山去了。
“这俩人。”周雨摇了摇头往山上走去。
才一上到台子,发现张继科就直愣愣的站在他自己的水槽跟前。
“哥!”周雨吓了一跳。“你怎么?慢着,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我可一直没瞧见你上山啊!”
张继科没有回答他,还是盯着自己的水槽。
周雨抬头看了看四周,半天才看到以前山壁上的凹陷前面多了一堆树枝子。
“哥!”周雨恨铁不成钢的一拍张继科肩膀。“你居然这么下流的事儿也做了?”
“小雨。”张继科红着眼睛扭头看向他。
“你怎么了?这眼睛……”
“许心他,是个坤泽。”



【龙蟒】【獒蟒】荒岛

梗嵌的非常好😄

啊糯啊:



#无节操的獒蟒&龙蟒,洁癖慎入

#一些ooc到无边无际的小段子

#吃的下就食用愉快吧

01

马龙和张继科从来没想过那个无聊透顶的问题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当然了,任谁也想不到上一秒还在飞机上酣睡的三个人,下一秒就流落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现在的他们俩像是戏台上的老将军,背上插满了flag。

马龙那时候先说了他师弟的名字,然后立马改口张继科。因为他最开始光想着,后来他认真的考虑了生存这个问题,觉得张继科才是那个能受得住各种生存考验的人。

张继科的内心戏也和他差不多,他想着要是去马尔代夫普吉岛度假那当然选许昕了,但要是带着这位大少爷去荒岛求生,想想都觉得自己要累成狗。

但是现实从来不给你商量的余地,此时此刻马龙和张继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幸运。

俩人面面相觑,再看看还在状况之外的许昕,最后还是马龙先开口。

02

队长还是队长,第一个看清楚局势严峻的马龙立马让大家各自打开行李箱,噼里啪啦的抖搂出来各种见得人见不得人的东西——毕竟在生存面前羞耻心这种东西已经不甚重要了。

马龙的箱子里一半是衣服,一半是暖宝宝。

张继科的箱子里一半是蓝鞋,一半是小饼干。

许昕的箱子里一半是衣服,一半是小甜水儿。

马龙和张继科看看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想着这几袋小饼干也就够他们仨吃个午餐的吧,然后又忽然庆幸流落荒岛的人里边没有胖儿。

03

许昕倒是心大,那俩人在努力找食物的时候,他在翻自己的包里有没有扑克牌,还振振有词地说仨人不斗地主干嘛啊,真是深得他马哥真传。

仨人一边扯皮一边部署,最后的方案是张继科去砍树枝,马龙下海叉鱼,许昕呢,许昕就坐在一边儿唱歌。最开始唱的是流浪记,张继科跟他说你唱点开心的,唱这个不越唱越难受么。

许昕想想自己会唱的歌,发现一大半都是抒情和苦情的,酝酿了半天,他清清嗓子,唱了首乒乒乓乓。

这次换马龙挑剔了,他说许昕你再换首,你唱这个我总想把叉鱼的树枝给当成球拍挥出去。

这次许昕唱了龙的传人,他科哥跟师兄都很开心,师兄觉着这是师弟给自己量身定制的歌,狗哥老农民似得笑着,心道马切黑没想到把这歌儿是我跟许昕的定情歌曲。

04

许昕也想帮帮忙,但实在没法子,他的俩哥一个赛一个的惯着他。惯到没心没肺的许昕自己都不太好意思了。

马龙就把他喊过来帮自己烤鱼,鱼马龙已经串好了,许昕就拿着在火上头烤就行。讲道理许昕都挺佩服他师兄能找出来这么轻松个活儿的。

结果没一会儿他看着许昕一双玉手被熏得跟张继科肤色差不多了,立马喊停。马龙一边借着由头摸着许昕的手,一边大喊着让张继科过来接替。

张继科本来刚用他们仨的换洗衣物铺完了简易的床铺累的半死了,转头骂了句马龙你他妈要累死老子啊,结果马龙一句“这活儿许昕干不了”他就立马投降了。不可一世的藏獒现在像只乖巧的哈士奇。

05

没有孜然和辣椒面,烤出来的鱼勉勉强强只能果腹,仨人风卷残云吃完了,马龙却瞥见张继科还藏着一串儿烤鱼。

张继科当然是给许昕留的这一串了,结果马龙走过来,跟他说继科儿啊,我下海捕鱼多不容易,你个青岛人把这活儿推给我你好意思么,这串儿鱼还是给我吧。

张继科考虑了一会儿,看着马龙确实怪辛苦的,想着大不了再翻翻自己包里有没有啥吃的了给许昕。

结果马龙偷偷摸摸拿着那条鱼转身走到已经酒足饭饱遛弯儿的许昕旁边,笑着跟他说师弟这是我专门给你留的。

他还把“我专门”这仨字儿咬得特别重。

06
填完肚子,马龙去收拾了那一片狼藉,有点吃咸了的许昕翻着自己的包,纳闷自己的小甜水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张继科站在他身后,许昕想兴许就是他藏起来了,于是打算靠着撒娇换瓶儿解解嘴瘾。

“我想喝小甜水儿。”许昕蹭蹭他狗哥的肩膀,轻声说着。

“许昕,你张嘴。”张继科想了一会儿说道。

许昕乖乖听他的话张开嘴巴,结果迎接他的却不是小甜水儿,而是跟小甜水儿一个味儿的他狗哥的舌头。

要不是马龙的脚步声逼近,张继科不知道自己还要让许昕品尝自己的舌头多久,不过其实他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尝到甜头的人。

而此时此刻许昕却想着再也不喜欢狗哥了,因为张继科肯定偷偷喝自己的小甜水了。

07

由于能垫着当褥子的衣服实在不够,睡觉的时候仨人只能紧贴着睡,而位置当然是许昕在中间。

夜里的时候许昕又失眠了,马龙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冷,马龙二话不说把自己带来的暖宝宝都贴到他身上。

这种时候许昕特别喜欢自己师兄,一阵暖意包围着自己的感觉真是好极了,直到他发现环绕在自己身上的不只是暖宝宝,还有他师兄的身体。

“龙哥,你干啥?”

“哥也冷了。”夜色太深,许昕当然看不见马龙嘴角勾起的弧度。

(应该是end吧⋯⋯)


【磕蟒】


占一下tag~ 微信群 蟒中心。
欢迎喜欢龙蟒 獒蟒 秦昕 all蟒的小黑粉们🤗
热闹起来🎊🙄
宣传一下~

从昨天以来,最关心的还是昕爷的身体,不间断飞来飞去,不停歇比赛,个人排行榜上比赛次数最多的。时差的影响,他本身睡眠质量又不好,靠意志去打比赛,太心疼了。希望公主能替小黑粉们好好关心蟒蟒。看许昕从昨天以来登陆微博的频率,很担心他被网上的各种言论影响,但每次搜许昕关键词大都是许昕粉丝们给他打气加油的言论,昕哥看了也会很开心。不希望他短期内一定要取得多辉煌的成绩, 衷心希望他能够兼顾自己的身体,不要太消耗自己了🤕。 图片来自微博,见水印。

[獒蟒/龙蟒]亏欠 (二)

一脑洞,ooc, 狗血 平行世界勿上升真人。

---------------------------------

预警:这段獒蟒很少,主龙蟒初见。


追溯到他们第一次见面,严格地说马许更早。


马龙是学校头号风云人物,背景深厚,长相英俊,是众多同学推崇的对象。 每年马龙都会在离学校最近的一处别墅开party,邀请所有新生以及一些朋友,作为刚入学的许昕也在其列。别墅坐落在一片树林之中,透露出高贵与浪漫的气息,镂空雕花的落地窗,中西合璧式的建筑风格。这是许昕第一次见到如此奢华恢宏的建筑,兴奋极了。


马龙一身修身白西服,在耀眼的灯光下更衬出白的反光的皮肤。面前的人前赴后继,每位到来的人都想和这里的主人聊上两句。许昕往那个方向望了一眼,一片模糊。看着大家都端着饮品,谈论着自己并不感兴趣的话题,决定默默的做个吃货。许昕将各式各样的甜点一样一个放入自己的盘中,开吃。


马龙避开前来搭讪的人,准备去拿点吃的。走到食物出,眼前出现了一个背对着他,穿着老式西装很高但很瘦的人,这种衣服对马龙来说还是很扎眼的。那人转身,被马龙审视的目光吓了一跳,手中的cupcake奶油蹭了一嘴。连忙用手摸掉嘴周的奶油,见对方刚要抬右手,许昕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伸出左手,做握手状。马龙迟疑了一秒,微笑的伸出左手。“你好,我叫许昕”。马龙见这人一嘴奶油还没擦干净,有些滑稽,有些可爱,不觉笑了,大拇指摸蹭到许昕的滑嫩细致手背,思绪又飘了两秒。“你也是新生吧,这儿的东西都很好吃,来,试试这个”。 许昕见对方端着盘子,热情的给对方夹了几个自己觉得吃了一圈中最好的几种。马龙就跟在后面,不语,接着许昕夹给自己的每一样食物。“你还挺会吃” 这是马龙第一次见许昕对他说的,也是那晚的最后一句。


马龙很快被叫走了,但目光时不时的飘向食物 or 许昕的方向。许昕吃到十二成饱,越发觉得自己没什么事儿干了,于是愉快的溜走了。九点三刻,许昕准时来到校图书馆侧厅收拾打扫,准备十点关闭侧厅。眼见四下无人,许昕吃饱喝足一边哼唱着歌儿,一边整理图书。收拾最后一排书籍的时候,竟发现这个点竟还有一个同学趴在桌子上,黑黑的一团。许昕立马变得轻手轻脚,静若如鸡。那人突然直起腰板,“别停啊”。

其实,张继科也在今晚的被邀请之列。但他一如既往的没有参加马龙开的趴。


[獒蟒/龙蟒]亏欠 (一)

一脑洞,ooc, 狗血 平行世界勿上升真人。

粮太少,第一次写,小学生文笔,勿嘲(o。o)

---------------------------------

预警:这段龙蟒很少,下一节会多点~~


一间破旧的屋子,一盏昏暗的灯,许昕数着打工赚里的钱,逐一收好。大部分的用来支付母亲高额医疗费,剩下的供妹妹上学。父亲呢?嗜赌如命,能离多远就多远。


虽然家庭如此,许昕依然有着太阳般的性格。成绩优异,全奖入名校。课余时间都在打工,做家教,端盘子,送快递,有时身兼几职,永不停息。但未曾抱。


最开心的是,许昕遇到了那个让他动心的人。对方有着勾人魂魄的桃花眼,黝黑的皮肤,见面有说不完的话,似乎还有轻微的洁癖。过去的一周,这个叫张继科的男人,第一次吻了他,他们确立了关系。


“走,带你去吃好东西去。”许昕咧嘴兴奋地说道。男人一手揽住许昕的腰,贴近他的耳朵,轻声说:“想吃你”。许昕一手推开,一脸通红被继科的桃花眼尽收眼底。


踏入一家普通的西餐厅,许昕难掩兴奋,点了两人分情侣餐。继科视线从进门就没离开他。“平时总是你请我,这回小爷请你”。

“荣幸之至,你喜欢西餐?”

“也没有,只是平时很少能吃到”

继科眼里瞬间流露一丝思虑或是惊讶,但并未被许昕捕捉到,“想吃,以后天天带你来”

“吃多了就腻了”许昕接话,浅笑。两人说说笑笑共进完晚饭。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八点半了。许昕抹着嘴叫服务员结账,掏出158.8正好的现金。九点还要准时到打工的刘老板那,省的被扣了工钱。继科欲言又止,最后说:“需要我送你回去么?”“不远,路熟着呢!你赶紧回家吧”。


看着许昕走了的背影,继科拨了通电话:“过来接我”。黑暗中上了车,对前座的小雨说:“给我查一下五福饭店,还那个叫刘老板的背景”。“知道了,少爷。”


“给我找个家教,我们学校那个叫许昕的” 马龙眼看着张继科和许昕日渐亲密,终于按捺不住了。马龙和张继科父辈是对头,各行各业都有竞争,却不料他们的孩子也看中了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