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国胖第一苏

爱🐍🐍

无双番外(二 上)

最喜欢的文之一 估计之后没有小番外了

我就是个渣:

我心爱的人儿 @鲸鱼马戏团 大大点了个“昕娘娘惹小皇帝生气了,大发雷霆狂摔东西把自己气病了冷战巨久也不肯理人的那种气,然后昕娘娘就喊师兄喊皇帝哥哥,花式哄人”的梗。 于是我跟她达成了一些肮脏的交易(被pia飞),不,我是说,她想看什么我都写,毕竟她给我开过的那辆车让我今时今日都舍不得下来。


但是接下来这几天要特别忙十一还要出行,所以我先丢半章算是做订金。




马龙打了个哈欠伸手去够书桌上那堆折子,够过来看了几眼觉得还是有点凉打了个喷嚏,于是他叹了口气决定还是把衣服穿上再批折子,不然进不了状态。


于是他轻轻揉了揉许昕的肩膀:“你先起来一下,我穿衣服。”


“穿什么衣服啊,又没人敢进来。”许昕打了个哈欠压根不想动,马龙的腿肌肉又紧又有弹性躺上去舒服得不行,还可以懒洋洋地揉一把这人的小肚子,谁舍得从这移下去。


“我穿好衣服就让你躺回来。”马龙很苦恼地拿着自己的衣服看着赖在自己腿上不肯动的这条蛇。


“你穿衣服干吗啊?”许昕还是不想动。


“料理国事啊,我今天的折子还没批呢。”马龙揉着脑袋想着小时候读史书不明白啥叫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现在总算见到了。


“你穿衣服那我不也得穿衣服吗?”许昕一想到穿衣服就很不爽。


“我又没逼你穿,你光着我也没意见啊。”马龙突然明白了这人为啥不想穿衣服,忍不住有点想笑。


“你穿得整整齐齐的就我一个人光着多难受啊。”许昕终于很不爽地从马龙腿上爬了起来,伸手去够那套小太监的衣服。


马龙看着他那一脸扭曲的样子忍不住就锤着桌子笑了。


“明明是你自己要扮成这样溜进来的,你现在还嫌弃这身衣服!”


“还不是你一直叫我许公公!妈的你再叫一声试试!”


“好了好了盺娘娘,”看着眼前这人表情不对,马龙笑着赶紧再换一个,“许大侠,我错了,下次不敢了行不行?”


许昕白了他一眼重新穿戴整齐。


马龙边穿衣服边吐槽,没见过你这样的娘娘,跟个大爷一样懒洋洋地一歪,也不帮朕来穿衣服。


许昕又白了他一眼躺回了他腿上。


马龙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奏折皱起了眉,这一晚上除了干许昕没干别的了,这么一大堆折子现在才开始批如何批得完。


于是他边批边挑着把所有兵部的折子往许昕的肚子上扔:“别睡了许侯爷,赶紧起来帮朕批折子。”


许小侯爷骂了一句爬起来拿只笔帮着批,批了好一会突然觉得不对劲,扭过头去骂马龙:“老子又帮你管房事又帮你管国事,有你这么使唤人的吗?”


“以色侍君能有几时,色衰而爱弛,爱妃的智慧才是朕最喜爱的。”马龙笑着低头继续批。


许昕冷了脸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折子合了起来。


马龙居然完全没意识到,依旧一脸优哉游哉地批折子。


许昕的心里更不舒服了。


这一年来他每个月变着方的想办法混进宫里来跟马龙私会,每次也待不了几个时辰大部分时间还都在互相临幸上,但就这每个月几个时辰的工夫也让他逐渐意识到,马龙还是变了。


马龙自打当皇帝的日子越来越长就越来越像一个君主,而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玩物,最早的时候玩玩翻牌子这种情调的时候他还觉得盺娘娘这个称呼挺好玩,渐渐被叫得多了却觉得越来越不顺耳。他越觉得马龙像对个宠妃一样对他心里面就越发没意思起来,再想起回宫之前时会像个孩子一样跟他去看乡下人家里养的小鸡的那个马龙,许昕突然觉得这套皇帝和爱妃的游戏自己玩得烦了。


更可怕是马龙已经意识不到他这层烦了。马龙以前心细如发,周围人稍有什么情绪变化他总是第一个察觉出来,现在他习惯了别人去猜他的情绪,倒是懒得再去猜别人心里在想什么了。


许昕心里一烦,那定是藏不住的。


于是他很不爽地拿过下一本折子边批边絮叨起来。


“那天老张带我去逛青楼……”


马龙立刻停下了手里的笔抬起头来。


“张继科带你去逛青楼了?”


许昕有点心虚地也抬起头来,张继科和他去了青楼是不假,但那青楼是马琳开来做掩护打探消息收集情报用的,眼下虽然天下太平,可江湖还有江湖上的风波。


他本来想着要么逗马龙几句,要么就直接说实话,可是一抬头对上马龙那像飞刀子一样凛冽的眼神,心里面的火不知道为什么噌就蹿起来。


“对啊,我和老张寻思着长这么大还没进过窑子呢,于是就合计合计一块去了几回。”


“几回?”马龙冷笑了一声,“敢问是哪一家青楼啊,让许大侠和张大侠都逛得这么尽兴?”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你又不能去。”


“我派人去把它烧了。”马龙把笔一丢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折子扫到了地上。


“陛下好吓人的龙威啊。”许昕也冷笑了起来,心想着还好我没张嘴胡扯我和老张喝醉酒乱搞了,不然你岂不是要派人去杀了老张。


“可昕娘娘也不害怕朕啊。”


操你妈,听见“昕娘娘”这三个字许昕的火就烧得更旺了,一气之下就口不择言地讽刺道:“怎么,准陛下州官放火,不准我百姓点灯啊。”


马龙听出来了这话里带着刺,脸色更难看了:“州官放火百姓点灯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你后宫里那么多妃子挨个宠幸,却不准我去青楼逛逛,陛下难免小气了些吧。”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马龙的眼睛里满是怒火,骂人的话几乎都蹦到了嘴边,硬生生被他咽了下去,他压着火紧闭着唇思索下一句哄人的话该怎么说。许昕却只看见他的满腔愤怒和憋得通红的一张脸,自顾自地朝门外走了去。


“陛下不用寻思要不要喊人把我赶出去,我自己会走。”


马龙气得想打人,但没等他有机会追出去打这人,小太监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中了。


 


高公公进来书房的时候所有的奏折被乱七八糟地扔了一地,皇帝摔了笔摔了笔墨纸砚把能摔的都摔了吓得所有的宫女太监们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高公公赶紧走上去劝,陛下别气坏了身体。


马龙不说话,脱下身上的龙袍开始撕。


旁边几个太监赶紧喊着使不得跑上去拦。


高公公弯下腰去把折子一本一本捡起来,兵部的挑出来单独放一摞。


马龙撕完了龙袍满屋子找还有什么可撕的可砸的,突然看见高公公捡奏折,愣了一愣说你为什么分开放。


“兵部的折子急,老奴先给您挑出来。”


马龙想了想没说话,也不砸东西撕东西了,再想了一会走过来弯下腰帮着捡。


几个小太监和宫女赶紧上来想要赶过来帮着捡,被高公公使了个眼色又退回去了,高公公自己也收了手退到一边,一堆人大气都不敢出的看着皇帝弯腰一本一本捡奏折。


那天晚上皇帝没再砸东西,等着人把书房重新收拾好了以后又重新坐下来批奏折到深夜。


批完折子马龙又把兵部的折子拿出来一本本反复看了几遍,一直看到天亮叹了一口气,起身说上早朝去吧。


皇帝那一天早膳午膳晚膳小食什么都没吃,水倒是喝了不少。


 


户部尚书何大人觉得今天出门前真应该查查黄历。本来上早朝的时候他就觉着不对,他关于赈灾的那本折子被皇帝劈头盖脸狠狠骂了一通嫌他办事不利粮款筹得慢了,他梗了脖子想争辩昨天才发的洪水当天报上来就已经够快了哪可能今天就把粮款都筹齐,而且皇帝还没问他筹齐了没有就已经开始骂他办得慢了这分明是找茬,还好在他踏出去那一步之前萧大人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的袖子。何大人事后想起来感激萧大人感激得不行,哪天敢跟皇帝顶嘴的都被拖出去打板子了,虽说打得也不狠但谁没事愿意在屁股上挨几下。但没想到后来他更倒霉,皇帝明显是气还没撒够又招了他去再议赈灾一事。


何大人再见到皇帝的时候皇帝倒是和蔼了不少,请他坐下来一条一条问起了灾情和应对的情况,还好他早有准备对答如流让皇帝十分满意,皇帝最后和颜悦色地点点头说今儿早朝朕有些急了,这事你准备得还是不错你赶紧下去办了吧。何大人这时候放下一颗心来应了一声准备赶紧溜,没想到皇帝又不知道想起了哪一出突然脸色一变去让他把所有的青楼都给烧了。


何大人第一句还没听清,这没头没尾的谁能一下子反应过来,壮着胆子问了一句陛下您是要我烧什么,没想到这一下又捅了马蜂窝。


皇帝拿了水里面的茶杯就往他身上丢过来,一边扔一边大骂朕让你烧青楼烧妓院烧窑子你听不懂吗。何大人也不敢躲,皇帝是练过武的那杯子砸在他身上着实痛可他连哼都不敢哼一声,等着杯子砸完掉在地上了他才赶紧起身跪下来说陛下臣是想现在就烧可是青楼这事不归臣管啊。


皇帝冷笑一声说那你告诉朕归谁管。


何大人觉得自己都快疯了,青楼这种破事他压根就没操心过哪里知道归谁管,但这发怒的皇帝实在太可怕了他只好胡拉了一个替罪羊出来,虽然说完他就觉得自己太不仗义了十分后悔,但当时吓得神志不清说出来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臣以为应是吏部的事。”


皇帝显然是气昏了头都没问一句为啥归吏部管,只是对着殿外大吼了一声把吏部尚书那个狗东西给朕传过来。


何大人在得了一声滚之后赶紧落荒而逃,一边逃一边在心里念,今儿真是见了鬼了,他对不起老萧,愿老萧能平安。


那几天朝中几名大员都叫苦连天,皇帝像发了疯,一会让烧青楼,一会又不让烧,谈政事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政事一谈完立刻就翻脸,搞得所有人都拼命干活攒了无数的政事来谈谈得皇帝累了不想谈为止好让皇帝没机会翻脸,可这样自己也累得够呛每天都得拼命找那么多事来谈。而在这里最莫名其妙的是兵部那群混蛋们就一直悠哉悠哉地不受影响,大约是因为皇帝当年带过兵打过仗跟这群老油子有点情意在所以就没去折腾他们,可这怎么看怎么让人不平衡。


在所有人都被折腾得不行快要崩溃的时候,传来一个喜讯,皇帝病倒了。


虽然臣盼君病这是大不敬,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随后又忧愁了起来,皇帝一病就是一个月,连早朝都不上,这可怎么行。


 


下一个月圆之夜的时候许昕一反常态地没去京城,搞得整个月半门师兄师弟们见他就问许昕你咋还在这,就连掌门都问他许昕你咋还在这这几天我都没让他们准备你的饭啊。


许昕很生气,老子在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月圆之夜那天大家一起在山上喝酒,喝到高兴的时候刘掌门就让大家唱唱歌跳跳舞比比剑来助助兴,先叫了几个小师弟们舞了一会剑,突然想起来说我记着继科和许昕两个人华山论剑拿了第一的那套剑挺好看,叫什么来着,成竹在胸,是哇,你们俩出来给师弟们露一手。


许昕那时候正在发呆,被张继科狠狠地踩了一下脚才反应过来,咧嘴一笑说露一手就露一手,小爷让你们看看这天下第一的剑法是什么样的。


结果大约是酒喝多了,出来第一招使的是龙蟒双破。


张继科也没想到他一上来剑就舞错了,眼看着自己剑尖去的方向就快和许昕撞上了,赶紧转了下手腕避了开来,这一下人倒是避开了,可是许昕剑上挂着的那两条蛇没避开,双双被劈成两段掉了下来。


张继科赶紧收了手,许昕看着地上的东西愣了几秒却又挺不在乎地抬起头没心没肺地一笑:“不好意思头没开好,重来。”


那套剑后面舞得倒是顺畅。


 


晚上的时候许昕在床上躺了许久翻来覆去睡不着,趁着人都睡了跑回舞剑的地方找了半天又把那段成两端的两条蛇捡了回去。


好歹这蛇就像自己,这么断了实在不吉利,他在心里给自己解释。


然后他拿回房对着月亮看了一会,这断口虽然看着能接,但得颜色一样的绳才能接,这青绳是宫里的东西,哪是随便就能弄到的。


我这不是主动求和,我这是有事不得不找他,而且我去要了绳子就回来。许昕觉得自己做事情都好有道理,于是哼着小曲开始收拾包袱。


第二天早上许昕没来吃早饭,全门上下没一个人感到意外,昨天晚上刘掌门就去厨房吩咐过了这几天许昕的饭不用做了。



评论

热度(21)

  1. 蟒·国胖第一苏我就是个渣 转载了此文字
    最喜欢的文之一 估计之后没有小番外了
  2. 鲸鱼马戏团我就是个渣 转载了此文字
    舔一口糖,亲一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