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国胖第一苏

爱🐍🐍

张继科招亲 七

朱佟屿:

张继科招亲   七


大清早,山寨里的这群小伙子绕山跑了一圈,顺便和其他寨子出个操,练个兵,更打算看看能不能搞个对象,然后被追着跑回来。
今天发现问题的是刘燚。他一边跑,一边和林高远八卦。
“林妹妹,你不觉得今天咱哥有点反常吗?”
林高远是除了小胖的第二小,头发总也是梳不好,经常半路散着。“你才妹妹,你们全家都是妹妹。”
尚坤跟过来。“说什么呢?还不快点,咱哥都跑远了。”
“坤哥,我觉得咱哥不对。”刘燚跳起来躲开一块石头。“今天特消停,没见他去招惹清水派的姑奶奶们,也没在横山派跟前秀肌肉去。”
尚坤眨了眨眼睛。“还真是……”
“我看到咱哥还笑着跑呢。”林高远边跑,还顺手摘了个小树枝比划着。“以前都是被追着跑,没见他多高兴。”
周雨这种排头兵,也放慢速度,加入了八卦组。“你们说什么呢?”
“雨哥,我们觉得咱哥有点问题,今天状态特消停,但是又特欢脱。”刘燚赶紧汇报。
周雨皱了皱眉毛。“确实是不对,今天到现在了,也没几个帮派追上来打。”
“这大概是被文化熏陶了吧。”一直跟在一边的小胖突然开口。“昨天许心表扬他来的。也表扬我了。”
周雨想了想,赶紧加快脚步,去追张继科了。
“雨哥这是怎么了?”林高远看着他跑的飞快。
“大概去捍卫博哥的尊严了吧……”


周雨确实是好军师,也是好兄弟。
“哥!”他在山寨门口把张继科给追上。“你今天这状态,是有啥喜事吗?”
张继科赶紧抹了抹脸。“没有……”
“你甭蒙人!”周雨盯着他看。“笑得褶子都出来了。”
张继科赶紧看了看其他人都没追上来,赶紧一拉周雨跑到一边。“我昨晚上做了一个梦。”
周雨眨了眨眼睛。“做了什么梦?”
“我梦到,一群坤泽围着我,那个香啊……”张继科害羞的一捂脸。“居然里面还有烤鸭味儿的。”
“那是你吃多了……”周雨擦了擦汗。“这要是有哪个坤泽是烤鸭味儿的,这辈子都甭想找人家了。”
“我就是梦里有这么个味道嘛。”张继科赶紧摆手。“然后我就想,都这么好闻,哪个才是我的坤泽呢?一大群啊。”
“不会是那个烤鸭味儿的吧……”周雨想想都恶寒。
“当然不是。”张继科陶醉的一摆手。“我梦里就想,这得看我对谁有反应了。”
“禽兽……”
“你还听不听……”张继科白他一眼。“我就挨个的闻,突然觉得有一股味儿,特好闻,我一下激动了,那气味钻的我心里都是软的。”
周雨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皱着眉头看着张继科。
“我赶紧追着那气味找,结果就跑到咱们寨子门口来,许心穿着件薄薄的衣服,露着腿……”
“你闭嘴!”周雨一把给他捂住。“哥,想想方博,方博!”
“我……忍不住……”张继科捂着脸害羞样。“我一见他那样,自己就不行了……”
“我的哥啊!中庸,那是中庸,不会有香味的……”周雨使劲的摇晃他。“你一定要冷静。”
“冷静不了……”张继科想着那个样子,鼻血都下来了。“我梦到和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来的……”
“哥!”周雨吓得赶紧拉着他跑回寨子,扯了点棉花。“先堵上。”
“我喜欢许心。”张继科仰着头,塞着棉花。“我做梦都梦到他,现在我看谁都觉得没他好看。”
“哥,他是个中庸。”周雨叹了口,给他掰开揉碎的讲。“乾元找个坤泽是天经地义的,找中庸不是不行,但是不能有孩子啊。”
张继科仰着脑袋,周雨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觉得他心情一下就消沉了。
“小雨。”半晌,张继科低下头,终于说话了。“我其实也想过,也有乾元娶了中庸的,但是很少能过到老。确实是只要有坤泽,乾元真忍不住。但是我可以一辈子不见坤泽啊,我可以带着他住到山顶去,就是当初庄师祖闭关的地方……”
“张继科!”周雨拉住他。“你不能这样,人家许心乐意不乐意呢?还有方博!他们本来可以是一段好姻缘的,可以儿女成群的。”
张继科愣了一下。“他们不是还没成亲嘛。”
“是没有,但是方博把玉佩都给了许心了啊。”周雨拉着张继科的手。“你横刀夺爱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雨。”张继科觉得心里挣扎的不行。“我现在能忍住,但是我怕过一段时间,我就真忍不住了。我想见方博,我得跟他谈谈。”
周雨谨慎的看着他。“你想杀人灭口啊?他可是你师弟,亲的那种。”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他和许心订下来没……”张继科愁眉苦脸的。“要是订下来了,我就走,让他俩成亲。”
“你走哪儿去!”周雨看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说你自己美了半天,又伤心了半天。一点儿人家许心的意思都没摸到。人家能看上你吗?”
张继科皱眉想了想。“也是啊。”
“对啊。”周雨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抽空咱让方博上山一趟,你……这段时间,要不离许心远点?”
张继科委屈的点了点头。“我怕我忍不住会去找他。”
“忍住。”周雨一摊手。“除非许心找你,你都躲他远点。”


许昕现在面临了上山以来的最大问题。
就是之前他觉得不叫事儿的洗澡问题。
毕竟他认为方博很快会上山来,到时候他再去洗澡就可以了,毕竟现在天气不冷不热的,没那么多的汗出,自己注意点儿还是看起来不错的。
问题出在了烤鸭身上,没错,就是昨晚那顿抢劫来的烤鸭。
架不住这鸭子油真是有味道啊。许昕一晚上给自己左擦擦右抹抹的。
几天没洗澡的味道混合着烤鸭子的味儿,真叫一个销魂。
打开自己的箱子看了看,衣服是新的,内外都是新衣服,但是自己这肉可是一股鸭油味儿,这换上新衣服也是没辙的。
要不?就脏着?许昕皱着眉头想。
小胖正好敲门。“许心,许心。”
“你这小子,没大没小的。”许昕回头把门打开。“叫许哥哥。或者昕哥哥。”
“那还是许哥哥吧,哥哥不分新旧……”小胖认真的看着他。
许昕撇了撇嘴。“怎么?你晨练结束啦?来找我写字?”
“恩!”小胖认真的点头。“我要考状元去!所以许哥哥你快教教我。”
许昕摸了摸他的头顶笑了。“好啊,你有这个心,哥哥就好好的教你。”
突然小胖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怎么还是一股鸭子味儿?”
许昕觉得老脸一红,知道这是自己身上的味道。“这,大概……”
小胖抬起头来。“我昨天没去后山洗澡,吃太多就睡了,许哥哥,今晚咱们一起去吧。”
许昕心里现在千军万马奔腾在草原上,一位将军高喊。“去洗澡,不洗澡的都该杀,身为读书人,还是大少爷,不洗澡这种有失风度的事情怎么能发生?”
对面一支部队精兵强将的对上。“洗澡就要摘香囊了,你让人家都知道自己是个坤泽吗?还一起去洗!”
双方一言不合,厮杀起来。
小胖看着许昕神色复杂的不行。“许哥哥,没事的,我们山寨洗澡的地方可高级了,一人一个水槽的,特干净。我的那个给你用,要是我继科哥哥先洗了,就用他的,他的干净,每次他都刷。”
支持洗澡的将军终于一刀砍下对方的旗子。
“好,那晚上,小胖你带我去洗洗吧。”


张继科蹲在房顶上,听着下面小胖约许昕去洗澡,还惦记上了自己的那个水槽,觉得鼻子有点热,伸手一摸,滴鼻血了。
周雨让自己离许昕远点,他是答应要做到的,所以只要许昕不看到自己就行。
一块石头冲着他就飞过来。
“你这叫躲着人家?”周雨咬牙切齿的从后面蹿上来。
“他看不见我,连小胖都没发现……”张继科不情愿的解释。
“你这叫偷窥!偷窥!”周雨气的一拉他,跳回了地上。“躲着不见,不是人家看不见你,是你也别见人家。”
“我没见……”张继科辩解。“我就是听听……”
周雨捂着脑袋蹲地上。“哥,咱别闹了啊。我可没功夫一天盯着你。”
“好吧。”张继科撇了撇嘴。“那我去山顶练功去。”
“甭想。”周雨一把拽住他。“今天该你去巡山了。想着,不许去清水派门口找事儿。”
张继科不情不愿的点点头。“那,晚上我回来,你让我看一眼许心呗。”
周雨觉得自己跟拆散了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似的。“成吧成吧,哥你快去吧。”


张继科巡山一向都是自己去的,一是他总也要找其他门派坤泽的麻烦,二是找了麻烦他自己跑的快,别人没他那功夫,会被抓。
所以他这次说是去巡山,真是特别速度的绕着山跑了一圈就偷摸跑去了他们洗澡的地方,把自己洗澡的水槽又给刷了一遍。
然后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师傅们估计是太有先见之明了,这地方真是挑的好,上有山泉下泄,周围灌木青青,偷窥的地方是一点儿都没有,就饮水渠的地方有个过水的小房子,那是烧热水用的。
躲这里也太显眼了。
张继科纠结着,开始四处的找地方。
真是从头到尾的都没给机会,只有自己水槽的侧面高处,是块山石凹陷。
张继科想了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当傍晚小胖拉着许昕过来的时候,许昕真被震惊了。
远山如眉黛,云蒸霞蔚的。
这是山上的一块空地,修整的非常平滑,依山就势的做了一些石水槽,每个都有山泉连接着。一边就是烧热水的小屋,给冬天预备的。
“你们山寨,真是大手笔啊。”许昕目瞪口呆的。
“对啊!”小胖开心的展示着。“我们山寨是清风山最老牌的山寨啦,特厉害的。”
许昕点点头,这洗澡可舒坦多了,不用去河里,也不用担心别人瞧着了。
“胖,那个,我用哪个?”许昕仔细的看了看,最靠近山泉边上的那个真是最干净,石头都快给擦成白玉了。
“就我哥的吧!”小胖指着许昕盯着的那个。“他最爱干净,每次都擦的。”
许昕瞧了瞧和小胖水槽的距离,够远,自己正好在下风口。这边除了山壁和灌木也没什么了,既然过了潮期,自己的气味是传不到上风口的。“好,咱们趁着还暖和,赶紧洗吧。”
“许哥哥,你要是觉得冷,我可以给你抱柴火烧热水的。”小胖诚恳的一指小水房。“我雨哥最怕冷,他每次都是要烧的,一会儿他就来。”
许昕赶紧摆手。“不用,你许哥哥不怕冷,赶紧洗吧。”
张继科躲在山壁上的凹陷里,看着许昕白花花的身子泡进了自己的水槽,又白又嫩的大长腿还翘起来。
一股热流终于争气的没有往鼻子上走,而是实在的奔着下边就去了。
真香啊……张继科陶醉的看着许昕,眼睛不自觉的变得漆黑,眼白也慢慢弥漫了血丝。
猛地,他突然发觉了不对,这是坤泽的味道。
张继科赶紧去看小胖,小家伙全然没事的正洗着,仿佛没感觉。
对,小胖的位置在上风口,张继科脑子冷静下来,使劲的吸吸鼻子,小胖那单纯的檀木气味也掺在风里。
但是最明显,最甜美的气味,是许昕的!许昕在自己的上风口。
坤泽!他是坤泽!
张继科颤抖着抱紧了自己的腿,感觉自己的小兄弟毫不客气的起立,脑子里也都是烟花在绽放着。
忍住,一定要忍住。


周雨抱着自己的盆,和小胖许昕走了个对面。“洗澡去啦?”
“对。”许昕开心的一挑大拇指。“你们这天然浴室修建的真好啊!”
“那是当然,我们几个的师傅,都是爱干净的不行。”周雨可得意了。“山寨吃住怎么样他们都懒得管,就这洗澡的事儿,他们都要求的严格着呢。”
许昕佩服的不行,还想再夸两句,却打了一个喷嚏。
“许心,你没用热水吗?”周雨看了一眼小胖。“你许哥哥不是习武之人,你也不帮着他点。”
许昕赶紧摆手。“我没让小胖给弄,一个大男人的,没事。”
小胖怕挨说,赶紧推着许昕。“天晚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俩人飞也似的下山去了。
“这俩人。”周雨摇了摇头往山上走去。
才一上到台子,发现张继科就直愣愣的站在他自己的水槽跟前。
“哥!”周雨吓了一跳。“你怎么?慢着,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我可一直没瞧见你上山啊!”
张继科没有回答他,还是盯着自己的水槽。
周雨抬头看了看四周,半天才看到以前山壁上的凹陷前面多了一堆树枝子。
“哥!”周雨恨铁不成钢的一拍张继科肩膀。“你居然这么下流的事儿也做了?”
“小雨。”张继科红着眼睛扭头看向他。
“你怎么了?这眼睛……”
“许心他,是个坤泽。”



评论

热度(76)

  1. 蟒·国胖第一苏朱佟屿 转载了此文字